新媒体环境下专业媒体和记者还有什么用?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媒体 > 正文

新媒体环境下专业媒体和记者还有什么用?

时间:2018-01-23 14:08:22 来源:本站 作者:

  前天,我们推送了陈力丹老师对《真相》的书评。在我们推送之后,许多人都在后台表示了对这本书的兴趣,但想看到更多的书里内容。应同学们的要求,我们选择了其中的一些部分与大家分享。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就是《真相》的最后一部分:现在的新闻从业者和媒体所应该履行的责任和义务。强调“现在”的意义是什么呢?主要是因为大众媒体遭遇了我们所说的的“渠道失灵”。我们都知道,渠道失灵后,新闻媒体从业者的“把关人”角色遭到削弱,独一无二的信息提供者的地位也不再存在。那么现在的新闻媒体从业者应该做什么?传统的社会责任论还有意义吗?扮演什么角色?应该怎么做?

  那么,新闻工作者究竟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如果公民们自己可以成为编辑,甚至在某些场合可以成为记者的话,那么,我们还需要从媒体那里得到什么呢?未来的新闻采编和传播将会是什么样?将由谁来生产内容?内容将如何被消费?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 “下一代新闻业”?

  在20世纪,新闻是由新闻工作者们决定的。今天在决定何为新闻的过程中,公众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下一代新闻业必须欢迎并且为更具参与性的公民服务。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新闻不再是讲授,它更多的是一种内容更加丰富的对话。

  许多人建议,新闻必须变成一种对话,而不是讲授。有些人甚至认为我们不再需要专业新闻工作者,因为今天人人都是新闻工作者,而且成千上万个声音会比几个人的声音更有效地揭示真相。还有些人争辩说,我们应该摈弃那些从未实现过的有关客观性的陈腐想法,它们使新闻工作者错误地以为自己不会被自身倾向性所左右。

  我们相信答案存在于新旧新闻业二者之间。今天,媒体的把关功能并未完全消失,但它在媒体所提供的服务中的作用会更小,而且它本身不能全面解释媒体的新角色。未来媒体必须发挥出比把关更复杂的各种功能,采用新的报道和传播形式,并且欢迎公众参与新闻生产的过程。媒体仍然具有中介的作用,但它的中介角色将会大为不同且更加复杂,而且在传播渠道不受限制的新环境里做到这一点将会更加困难。在20世纪,新闻是由新闻工作者们决定的。今天在决定何为新闻的过程中,公众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下一代新闻业必须欢迎并且为更具参与性的公民服务。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新闻不再是讲授,它更多的是一种内容更加丰富的对话。

  但是,我们相信传统媒体的一些准则和价值不会随着媒体的变化而变化。如果说有变化的话,那就是它们的重要性变得更加迫切,因为这些价值是公众用来区别可靠信息与其他媒体信息的主要方法。在《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里,我们列举了一些专业新闻工作者所追求的职业标准。其中有独立、核实,要求新闻工作首先必须忠于公民,而不是忠于政治派系或商业利益;忠于对事件的报道,而不是忠于追求某种具体结果或政策解决方案。我们还提出:客观性并非中立性。它真正的含义是,媒体应该使用客观、透明的新闻采编和信息核实的方法。在这里,它更接近自然科学里有关173“客观性”的定义。我们认为今天这些价值和准则不应当消失。毕竟,它们既不是在20世纪里为了媒体的经济需求才总结出来的,也不是大学的哲学家们或新闻伦理学家们传授给我们的。相反,它们是根据公众对新闻的需求,通过不断试错、摸索而发展提炼出来的。虽然这段历史有些杂乱无章,而且其中也出现过劣质媒体同优质媒体一道共同繁荣的局面,但新闻的发展和它的准则来自于日常生活,来自于新闻工作者们长期以来行之有效且是公众多年来一直认同的实践。在公众被赋予更多权利,而且在选择媒体方面具有更多自由的今天,这些新闻要素的重要性丝毫未减。技术也许能够改变新闻和信息的传播渠道和形式,也许会为那些有志于新闻传播的个人和公司创造不同的机遇,但它不会改变人类对信息的需求这一天性。因此,更迫切的问题是新闻业如何在新时代里与时俱进地保留这些价值。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如今我们获得新闻的新方法。我们早已开始依赖一些新的权威来源告诉我们什么可能更重要:从朋友那里获得电子邮件,从自己在社交网站上关注的非新闻工作者那里得到新闻,阅读博客,通过内容聚合商获得信息等。这些新行为还只是我们所经历的更大变化里的一部分。现在,很少有人从一个主要新闻来源或者一家机构得到所需要的大部分新闻。相反,我们成为“新闻游牧者”,在不同的时间段从多个平台获取新闻。大约只有7%的美国人将一个媒介--比如,电视或互联网--作为自己获取大部分新闻的消息来源,更不消说只从一家媒体组织获得新闻。近一半的美国人每天从四到五个不同的平台得到新闻。我们不再像25年前那样在固定的时间段里一次性地接收新闻,而是在全天中零碎地进行。这意味着新闻已不再和媒体组织捆绑在一起。我们无须像以前那样阅读自己最喜爱的晨报或观看晚间电视新闻,由媒体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相反,我们看新闻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去寻找更多的内容。实际上,我们今天是根据报道的内容,而不是根据媒体组织去主动搜寻新闻。

  新闻的提供者们必须明白这一点,今天的“向前倾”公众需要一种崭新的新闻实践。

  宏观地看,未来新闻实践必须从原先提供一个产品--一家媒体组织的新闻或报道议程--转向以解答受众问题并向他们提供各种资源和工具为主的服务。就此而言,新闻工作必须从告诉公众应该了解什么的单一的传道授业转变成公共对话,由新闻从业人员提供信息,并且帮助和促进公众讨论。有时候,新闻工作者可以让公众参与新闻采编,但这样做并不意味着专业新闻现在已经过时,或者说传统的报道方式不合时宜,而是意味着在今天的环境里,仅凭这些是不够的。

  重要的是,未来媒体应该依靠它们所提供的内容及质量获得诚信,而不是凭借自己是信息的唯一提供者,或者是新闻生产者与公众之间的中介等独一无二的角色。

  为了做到这一点,新闻工作者们必须放弃媒体作为唯一把关人的观念,代之以一种更加完善和精致的理念。这种理念应当以受众对新闻--尤其对报道性新闻,而不是评论和讨论--的需求为基础。我们将新型新闻消费者对新闻的需求归纳成八个主要方面或功能,这些功能可以帮助我们从服务或对话的角度定义新闻的概念。其中有些功能并不新颖,过去只是被包括在把关人的理念里,或者被把关人理念所遮蔽。由于新媒体的出现,还有些功能可以通过公民,或者不在传统媒体工作的新媒体从业人员的帮助得以发挥。我们希望读者们进一步完善这八个功能,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分解或者增加新的功能。下一代新闻业,无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必须立足于人们使用新闻的方式以及他们对新闻的需求。以下是我们所想到的八个功能。

  我们需要媒体帮助我们鉴定哪些事实是真实和可信的。媒体作为证明者的角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我们面临来自四面八方各种不同观点和意见,各种宣传性信息,有党派倾向的信源通过断言式和肯定式新闻所描述的现实,以及数量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和政党自办的媒体,这时我们需要一定的方法筛选出可信和准确的信息。在向公众提供这种鉴定者服务方面,那些比较传统、独立的非党派媒体相对来说处在比较有利的位置。这些媒体通过追求信息准确和公正判断来获取公信力,而不是迎合受众的意识形态或者简单地凭借报道速度和无所不在。然而,发挥这种鉴定者功能需要媒体具有来自新闻实践的更高层次的专业水平,尤其在他们的王牌报道领域和题材方面。它还要求新闻工作者们在发挥鉴定者作用时,提供比以往更多的有关信息来源和方法的记录和透明度。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从报纸或其他媒体里看见某条新闻就认定它是可信的。当媒体在传播信息或获取受众注意力方面不再拥有垄断地位的时候,这种鉴定者的角色对于媒体组织的权威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是媒体继续发挥其作用的一个重要因素。

  新闻工作者适合扮演这种“释义者”的角色。将新闻放在具体语境里,并且找出它与语境之间的联系,这样消费者才能明白新闻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我们在本书里多次提及这一点,而且花了一定的篇幅讨论了什么是有意义的新闻报道。今天,正是因为信息量变得更多,所以,媒体的这个作用变得更加重要,而且必须加以延伸。已有信息的扩展会使知识创造变得愈加困难。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当拥有相当多的信息时,我们在得出结论之前需要筛选大量的信息和数据。所以,产生知识变得更困难。同时,在这一过程当中,我们更容易遇到混乱和不确定,这也多少解释了为什么肯定式新闻近年来变得更流行。但是,强化偏见和重复熟悉的内容是错误的释义方式,也是对接收新知识的一种逃避。为求得对所报道新闻的更有意义的理解,我们需要敞开心扉去欢迎信息,而不是紧闭心门。确证式新闻工作者们必须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要找到有价值的信息,而不仅是新的信息,并用我们能够理解的方式展现出来。释义意味着找到事实之间的联系,帮助我们自己回答问题。它提供信息,说明事情为什么或者如何发生。

  新闻工作者还必须继续发挥作为公共调查者的功能,也就是许多人称之为“看门狗”的角色。媒体揭露被隐藏的或秘密的不法行为对一个民主政府来说至关重要,不论是对传统的新闻业还是新兴的新闻业,其重要性都不可低估。因为公共调查者的角色是建立在确证式新闻报道的基础上,所以某些新闻就不太可能发挥这种作用。在以速度见长的肯定式新闻中,或者迎合某些党派的以诠释、宣传为特征的断言式新闻里,我们不会看见媒体扮演这样的角色。以发表言论为主的博客也不可能有公共调查者的影子。无论是揭露公共违法乱纪行为,还是唤起公众对时代变迁的注意,媒体都应该发挥自己作为社会各方面的独立检察官的作用,像探照灯一样去发现和影响报道议题,而不是简单地遵循他人的议题。

  并不是媒体洒下的每一束阳光都会揭露错误或不法行为,但媒体的存在和见证事件本身也能悄声无息地发挥关键作用,这便是媒体的监测功能,而不像看门狗或调查功能那样直接起到监察作用。每一个社群都需要有人去观察和监督,如果没有人这么做,那么,政府和一些别有企图的人便会更容易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而不考虑公共福祉。在新时代里,本身力量已不如以前的媒体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因此,媒体至少应该采取的一个重要步骤是,为了保证公共服务的诚信,找到社群中必须被监控的地方,利用自己的出现和在场,告诉那些拥有权力的人们,他们的言行正在被注视。即使没有资源,媒体也应该创建和组织由新技术和愿意担当哨兵的公民们组成的网络,确保这种监测功能的正常运作。这样做还能使媒体有机会与公民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和纽带,让社群充满活力。假如媒体不提供帮助,那么,更多出于个人利益的团体就有可能来占领这个空间,控制包含重要内容的信息。因此,媒体不要仅派人去报道早已被争论得不可开交的热点事件,也不要一头挤入充满商业气息的谈话中。这样做当然比较容易。媒体常常愿意去报道人们已经在谈论的事情,而不去关注和挖掘他们忽略的事情,加入到一个现有的话题中要比创造一场新的会话容易得多。但是,为了帮助我们见证一切,我们需要媒体付出专门的努力去采编被我们忽略的新闻,而不是为了提升网站的流量而在现有的合唱中增加一个声音。在这方面,新媒体尤其有用武之地。

  媒体还应该向公众传授如何获取新的知晓方法。从很大程度上说,这需要媒体把公众看作是新闻生产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不仅仅是新闻的受众,这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和公众互相赋权的过程。通过与他人--包括新闻工作者--分享经历和知识,公众的能力得以提升。通过吸取自己正式和官方消息来源以外的经历和经验,新闻工作者的能力也得以加强。这种合作打破了媒体依赖有限的信源和观念去架构和推导结论的固定模式,从而使新闻工作者和公众都从中受益。它扩大了双方之间的对话,使互相理解变成了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它从一开始就认定新闻的消费者或公众是新闻生产过程中的重要合作者,是需要被倾听和帮助的伙伴,而不是被教育的对象。这种合作过程也会使新闻工作者变得更加出色,因为它迫使新闻工作者更加努力地思考如何把信息放在对受众有用的语境里,提示他们如何根据信息采取行动,告诉他们如何才能做到这些以及还可以从哪儿获得更多信息。所有这一切应该在新闻事件正在发生的过程中进行,而不是等到它发生之后。这样做的结果是新闻工作者与公众之间持续不断的会话。

  我们还需要对网络的力量善加利用。我们需要聪明的聚合者为我们搜寻网络上的信息,发现计算机算法或一般聚合网站所不能提供的内容。未来的新闻媒体应该梳理整个信息领域,为受众监测和获取被忽视的可能有用的信息。那种“有围墙的花园”的理念--一家媒体组织只提供自己的报道已经成为过去。为了真正发挥作用和为“向前倾”的新闻消费者服务,媒体还必须提醒受众注意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其他网站上的信息。这样180网络才能成为更有用的工具。我们应该重视那些能够帮助我们利用网络的新闻来源,这远远不止将谷歌工具栏加到一个网站上那么简单。聪明的聚合者们应该分享各自的消息来源、各自认为具有启发性的新闻报道,以及让他们了解事件的信息。我们在此使用“聪明的聚合者”一词是有原因的。和媒体应当是鉴定者和释义者一样,聪明的聚合者应该帮助人们节省时间,把他们引导至可信的信源。一个计算机算法或许会给你无数条可供选择的信息列表,一个聪明的媒体聚合者可能只向你推荐六条,但它们却包含着一个作为知识来源的新闻人认为最有价值的信息。自由写稿人和博客已经在这样做了,他们起到了新闻工作者的作用。但是,这些作家引用的报道要么是因为其中有他们想谈论的信息,要么是因为它们支持了其观点。大型新闻运营商可以通过推荐来源更广的内容聚合信息,为受众提供具有全部新闻功能的内容,从而提供更好的服务。新闻编辑部经常为自己的报道在网络上梳理和搜寻相关信息,现在他们可以把这项工作交给受众去做。内容管理就是一种知识。

  新闻工作者,尤其是地方新闻工作者,还应该创建便于公民积极参与和对话、交流的公共论坛。报纸创造了这种模式。由来自于社区的个人撰写,是不同于报纸编辑部声音的专栏文章,通常出现在报纸正式社论的对页上。我们认为,如果传统报纸放弃这个作用,或者将它让与别人,那对文明社会是有害的,而且可能在财政收入上对新闻公司也是不利的。社区的新闻机构,无论是新的还是旧的,可以起到公共广场的作用,在这里公民们可以监听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而不仅仅是来自于具有相似意识形态的群体的声音。作为公民,拥有一个人人都可以畅所欲言的公共广场,对每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如果新闻工作者将激发公共交流当作自身的奋斗目标的话,那么,媒体组织类似的公共讨论便是一个既符合逻辑而又在情理之中的功能。这种建立在准确性基础上的公共论坛涉及我们每个人的利益。建立在伪事实或流言基础上的讨论没有多大价值,可靠信息是公共论坛的基础,因此从事报道性新闻的媒体是建设公共论坛的恰当人选。

  新兴的新闻媒体,特别是那些与幸存的传统老牌新闻媒体联系紧密的媒体组织,将不可避免地成为那些愿意监督权力并且有时从事公民新闻报道的人们学习的榜样。人们必然会以新闻工作者为标准,并对其行为加以扬弃。有些媒体在这方面已经走得更远,包括为公民新闻工作者们开设课程,把他们编入自己的新闻采编团队。我们为此喝彩。但是我们需要的还远远不止这些。新闻工作者必须懂得,不仅他们写的报道具有公共性,他们的行为也具有公共性。在某种程度上,市场和品牌顾问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公众早已从“站在你们一边”和“为你们工作”等媒体口号里察觉到了玩世不恭和迎合。媒体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正在下降,这体现在几乎所有娱乐节目和电影对媒体的描绘中,以及过去30年公众对媒体信任度的减少中。在数字化时代的开放世界里,因为公众是以自己对新闻的最大期望来衡量媒体表现的,所以,当媒体达不到宪法对其的要求时,会让人更加失望。

  其实,所有这些媒体功能早已存在,但它们今天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在新闻消费方式不断变化的前提下,想让新闻更加有用,那么,职业新闻人必须考虑每条报道或内容对公民有何功能。新闻媒体简单地选出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题材,每天做一条新闻已远远不够。媒体需要理解每条报道将达到什么目的,提供何种服务,回答什么问题。如果新闻报道没有提供服务,那对今天更加积极和有更多需求的新闻消费者来说,就是资源和时间的浪费。一条价值有限的报道是媒体新闻服务欠缺的象征。

  新闻业内涵不断扩展,并且更加复杂,正向服务业靠拢,这暗示着新技术非但不会使新闻降低质量,反而会使它更出色。技术在极大地提升了新闻工作者能力的同时,也赋予他们更多的责任。互联网正在创建一种崭新的新闻业,一种报道更有深度、与公众联结更为紧密的和更出色的新闻业。

  在报道同样事件时,网络媒体可使用的表现手段远比报纸丰富多样。在本书的附录里我们一共列举了50种,而且还在增加之中。除了核心叙述、图表和照片之外,一条网络报道还可以使用原始文件,主要新闻人物的个人经历、背景资料,相关报道的档案资料和大量的公众留言和评论等。我们将其中的一些要素列举在此,读者可以继续补充:

  10与报道事件有关的可检索的数据库,有些位于媒体网站,有些位于政府等其他网站上

  13将报道里的材料或者所提出的问题“众包” (crowd source) --邀请受众补充报道中不完整的要素

  16设置“分享这条消息”的按钮,方便受众在Digg和Reddit等社交网站上转发分享

  与印刷媒体的信息环境相比,网络信息环境中的数据更加密集、广泛和深入。互联网具有使新闻报道更丰富、受众更容易理解的潜力。但是,做出这样的报道要面临更多的挑战。即使在报道最重要的新闻时,任何一家消息来源也不可能在自己的报道里体现所有这些要素,受众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完全吸收这些信息。因此,新闻工作者必须更加有智慧,具有更加敏锐的判断力,以决定哪些要素最适合特定题材方。

  管理21世纪新闻编辑部的优秀主管可能不是该媒体里知名度最高的记者,最吃香的能力也许是判断上述要素哪些最适合在报道中使用的直觉。“报道”新闻的过程中必须充分利用我们在附录里列举的工具。在传统媒体的新闻编辑部里,记者们通常在早上被派出去“写报道”,回来后,他们则为让自己的报道出现在当天的新闻节目里,或者报纸头版上而竞争。编辑部最后决定每条报道的长短,以及在哪里出现。现在,这个过程已完全不同。在媒体每天持续运转的环境里,编辑和制片人需要不断地就每一个互动图表、数据库、个人传记、公众提供的报道或者其他要素是否有意义做出决定。

  从某些角度上看,这些新闻要素各行其是,互不相关。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这些要素之间的联系赋予了新闻报道更完整的语境。数字化的、相互联络的信息形态吸引人们去浏览和“横向”阅读新闻,而不是线性“垂直地”从头到尾的阅读。网络化的信息还吸引人们参与。互联网充满了各种应用和机遇,鼓励人们分享信息,表达自己对信息的反应,并添加新信息。印刷媒体与其他媒体的联姻使受众可以通过丰富多彩的多媒体平台体验新闻。

  这就好比以前新闻工作者只用榔头、锯、螺丝刀和水平仪盖房子,而今天他们则可以自由使用所有陈列在美国家具建材零售商“家得宝”里的电动工具来完成这一工作。

  (注:7.5折包邮,但新疆、西藏、海南、云南、港澳台地区,及内蒙古的部分偏远市县不包括在内)

    640x60ad
    评论框